首页 > 热点新闻 > 情感生活

   篇一:大学门卫老秦干秦丽娟m 门房秦一鸣全文阅读 老秦门卫和校花刘小静

  以前遇到过两个门卫大爷,跟他们打交道,觉得很有意思,在这里写一写。

  一个是幼儿园的门卫大爷。在人们的潜意识里,幼儿园是个低层次的地方。然而在全国“入园难”的大背景下,绝不能小看任何一所幼儿园,包括幼儿园的保安。以前去看一所背景、硬件、软件都比较牛气的幼儿园,曾传闻要提前一年排队,要找熟人,要赞助费。此前对于幼儿园如何进去,我一直很好奇而且不得其解。但是最近另两所幼儿园,我都是趁着孩子放学的时候轻松地就像进去了,直接跟园长咨询。这一所园,因为传闻的牛气,怕他们在放学时吵闹混乱的氛围下不接待,所以我就在下午三点左右过去了。隔着紧锁的铁栅门,看到孩子们在操场上做游戏。我正发愁怎么进去,看门卫室似乎也是空的。这时正好有位送调料的大爷要进去,扯着嗓门大声喊人。一个穿保安制服的大爷过来打开门,我就和调料大爷一起进去了。门卫大爷说,你和他一起的?我说不是,我是孩子家长,想来咨询下上幼儿园的事情。大爷问:你是部队的?(这是一所部队幼儿园)我说不是。然后那大爷就眯着眼笑开了:“不是部队的话,恐怕就有点难了。最近也有好多外面的人过来问这事儿。”这一刻,我看到门卫大爷那和蔼红润的脸,以及全身上下由内而外散发的优越感。有同事的女儿已经在这里就读的,他曾告诉我找保安能了解不少事儿,果然不错。我就说:“大爷,我知道要赞助费,您知道要交多少吗?”那大爷依然一脸和蔼:“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有的人拿着钱也未必能进来。部队的孩子太多了。你去别的幼儿园看看,可能好进一点。”我心里好笑,大爷,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而是人不人的问题。你都压低声音婉转好几道了,我还能不明白吗?后来来了个女老师,她也不大了解具体情况,说去找园长。这时门卫大爷就慢悠悠地说:“园长不会接待的。您明年一开年再来,看是否能排到下半年的。”依然眉眼含笑、一脸和蔼、优越外漏啊!我带着好笑以及一点挫败的感慨出去了。身后传来慢悠悠的声音:“像这样的,我这几天都拦下几百人了。”

  另一个门卫大爷,是出租车公司的。朋友搬家,丢了个行李箱在出租车上。本来也不值钱,都是些小孩子衣服和生活用品,但心里添堵啊。万幸的是联系到出租车公司,得知司机已经把行李箱交还公司了。这司机的素质,真是杠杠的。因为朋友家快到江夏,而出租车公司远在后湖,离我较近,就帮他去取了。当天上午根据朋友提供的号码联系公司,那边好像是个急火火乱糟糟的男声,想着恐怕是什么管理不规范的皮包公司,我还有点害怕。本来说好中午一个人去的,最后还是等到晚上和老公一起过去。到了那一块,左找右找,费劲艰辛,终于在两栋大楼的后面,看到一栋四层楼上鎏金的几个大字:“XX出租车公司”。看这规模貌似不是皮包了。走到门口说明来意,直接被带进门卫室了,一进去就发现了貌似是朋友描述的银白色拉杆箱。然后这个门卫大爷就开始跟我讲述,&*(*……%**……,总之就是这个行李箱如何来到这里的过程。他口若悬河,神情激动,言语间还有不少对我们这些小年轻们粗心大意的责怪。我听出来了,就是中午接电话的男声,当时听着害怕,现在觉得挺可爱挺热心的一大爷。然后大爷让我开箱检查,原本想着是因为东西不值钱才被司机送回来的,但是貌似这个箱子根本就没开过。再次对那司机肃然起敬。我验东西的时候,大爷就在旁边慢慢说了:“我也不说别的,你把个十块钱,或者随便把多少,我也好跟人家司机买根烟抽。人家司机那么远还回来,我中午等着你们来领,都没吃饭……”我一听,有道理啊,这要求也挺合理,于是开始翻包,真的是准备掏十块钱。大爷又说,没零钱去买包烟也可以啊。这时老公就说,对,对,我去买烟。大爷连忙说:“就在对面那个小卖部,看到没?就在那边。买两包更好啊!”我听着有些好笑,老公一会儿已经买了两包烟回来,大爷连说谢谢,说我又不抽,都给那司机留着。然后又是一大堆热心地嘱咐,以后坐车一定要票啊……出来后,我们都一身轻松,心情畅快。老公说,鬼才相信他会把烟留给司机呢。不过他要得也不多,也算合理。我说,要是都像这门卫大爷这样,明码标价,其实很多事情都可以很简单了。老公笑了,哪有那么简单。我说,那倒是,有的人就是明明就是当了**,还想立牌坊……或者是明明想当**,却又舍不得牌坊,心如猫抓,急火攻心,面上端着,心里难受……

您可能还喜欢的
最新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