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新闻 > 情感生活

   篇一:黄蓉传续(1-23)_黄蓉的秘密全文阅读_名妓黄蓉传黄蓉落难记

  “救救我!救救我!”黄蓉躺在床上,划满伤痕的左手颤抖地抓着胸口上的被子,右手接过高天手里的纸巾擦拭着额头的冷汗,丢到垃圾篓的旁边。拿过床头柜上的水一口喝下,说到这里他拉了拉因为冷汗而粘在后背的衣服。

  “抓——抓到它了没有?快告诉我!”黄蓉瞥了一眼窗外的阴云,又转过来死死地看着高天。

  “冷静点,黄蓉,到底发生了什么?”高天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有条不紊地靠在距离最近在窗户边,看着一身伤痕的黄蓉说到。“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感到你家的时候,就只看到你一个人趴在客厅旁的地板上。”

  “你报警了没?我家已经不安全了。”

  “接到你的电话后我立马报警了,放心,警方已经派人过去了,到底发生了什么?是谁害你的?要不我派人去教训一下那家伙?”说着,高天顺手把椅子拿到病床前坐上去,点燃了香烟。

  “是——是这样的。”他擤了一下鼻子。

  周五下午五点在交完书稿从出版社后,按着以往的习惯。这天夜里,他躺在床上靠着竖在床头的枕头看书,将近深夜两点的时候才关灯睡觉。夜里泛白的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在被子上,虽说卧室里没有开灯,白色的月光通过不大的窗户挤满了房间的各处。

  那是在大二的那年,当地出版社正在选举最佳短篇恐怖小说奖,他把自己的第一部短篇寄给了出版社。两周后,杂志社寄来了获奖证书,向他祝贺。当他收到信的时候一脸平静,内心早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成为一个大作家。在他毕业后,只身一人来到玉城,开始了他的写作之路,直到现在已经七八年了。他习惯深夜在家里的书房开一盏台灯写作,他说只有背后面朝黑暗,融入黑暗,才会写出最恐怖的小说。

  他紧紧地闭着眼,想要睡觉。脑袋却感觉装满了东西,只能睁开眼。他盯着灰暗的天花板,不知道为什么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黄蓉感觉到状态不对,想要喝杯牛奶放松一下,但就在想要起身时,却无力可施,而且每动一下,全身就会感到被针扎一样的疼痛。急切的他想要张开嘴喊救命。可是嘴巴也不听使唤就像是被上了锁。现在他全身上下能用的也就只有耳朵和眼睛了,此时,周围一片死寂,接着床下传来一阵重击的声音,像是有人在撞击床板。一声接着一声,床板应声而动。台灯就在床边的桌子上。黄蓉却无法动弹。焦急像是虱子爬满了他的脸,他逼着自己相信这只是梦,无奈这种感觉比他以往任何时候的感受都要真实。就这样随着一次一次的撞击声。他的嗓子眼里充斥着血腥味,他比任何时候都渴望能够尝到清晨草尖的甘露。规律的撞击声还在提醒他的宿命。

  他看到左前方的门被压的往左边倾斜,身边的家具向他靠拢,房顶垂直下落。不到一会儿,胸口被房顶压住无法呼吸,就连胳膊都被墙上的相框划出血来。黄蓉拼了命的想把头抬起来,流了一额头的汗,身上沾满墙灰,房间里只能听到什么东西撞击床板的声音。

  “咚——咚——咚,”“咚——咚——咚……”的声音一开始是在自己后面。后来又从不同的方向传来,越来越急促急促刺耳,在房间里交替回响。耳朵里传来阵阵耳鸣。疼痛难忍,空气中弥漫着墓地里草丛和腐烂的动物尸体夹杂在一起的腐臭味。窜入他的鼻腔。那感觉就像是自己在棺材里被人活埋了一样。

  在醒来的时候,重重的黑眼圈挂在他的脸上,他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夹杂着腥臭的空气。他心里明白他依旧在自己的噩梦里没有逃脱。阳光已经爬满了半张墙,他看了看停挂钟,停在昨天的四点零九分的位置。

  他有些紧张地坐在床上,也懒得管掉在床边的书,大约十多分钟后。他双手猛地抓住床边,咬紧了牙关,伸头往下一探。

您可能还喜欢的
最新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