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新闻 > 情感生活

   篇一:啊恩将军不要了太涨了 嗯将军不要在这里做求你 嗯好满撑的好难受将军

  大宋胜利了,叶家军的将士们都在欢呼着、百姓们都在四处奔走相告这个好消息,大宋终于赢来了和平,终于可以不再流血了。

  但没人知道这一切终究是付出了何等代价得来的,没有人知道一个女子为此消逝的生命,和她那一段不被世人认可的感情。

  昏暗的房间中,叶昭抱着柳惜音冰冷的身体,固执的想用自己的体温来捂热表妹,却发现怎么都没用,一切都是徒劳。

  “你们都出去”叶昭的声音冷漠的让人察觉不到一丝情感,就如没有了灵魂的空壳一般。

  胡青不放心她,忍着悲痛劝道“将军、逝者默哀,惜音姑娘也不会想看到你这个样子,将军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腹中的小世子想想啊”!

  “是啊将军,你还是请节哀吧”一旁的秋水秋华也一齐劝道,将军现在的样子怕是要出事啊!她们能不急吗!

  “出去。”声音虽轻却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

  胡青不想在这个时候跟叶昭起争执,便拉着秋水秋华往外走,想着一会把郡王叫来劝劝应该有用。

  “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进来,违者、军法处置!”

  胡青叹了口气,只好打消刚才的想法,叶昭犟起来谁也没辙。

  她将所有人都赶了出去,因为她不想让别人看到表妹此刻狼狈的模样,她的表妹是最美的,永远都是最美的那一个。

  此刻叶昭终于忍不住了,看着柳惜音伤痕累累的身子,双手紧握成拳、指节发白、隆起的眉心自进入房间的那一刻就没平过,胸口急速起伏着,像在隐忍着什么。

  她想摸摸惜音的脸,却不敢伸手,手指发颤,不敢再前进半刻。

  柳惜音苍白的面容上除了血污早已没了一丝血色,原本的一身白衣早已被鲜血浸透。

  叶昭不敢去想柳惜音是怎么挺过来的,更不敢想她经历了什么痛苦。

  只要一想到表妹临终前对自己说的话,叶昭只觉得撕心裂肺的痛,胸口不断溢出的疼痛让她全身颤抖。

  好像成熟不了这样的痛苦,叶昭将头埋在了柳惜音的颈项,轻轻蹭着她的鬓角,浓重的血腥味却让叶昭嗅不到曾经午夜梦回时熟悉的味道。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中响起了低沉的哭声,叶昭温热的泪水不断从紧闭的眼中涌出,她以为庸关城破后自己就没有了眼泪的,没有想到还有这么多,好像要她把这几年和余生的眼泪流干一般。

  滚烫的泪水落在柳惜音冰冷的面容上,融去了血渍,洗去了血污,那张清丽无双的面颊又露了出来,即使没了生机,嘴角却还含着一抹笑,就如一个实现了愿望的孩子般,那么纯粹。

  这样的笑容刺痛了叶昭的眼睛,叶昭别开眼去,不忍再看,只是紧紧的把柳惜音搂入怀中,下颚抵在她的头上。

  她本不是个好杀之人,但是这次却忍不住想把西夏人尽数屠戮,如果不是胡青拦着,她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

  叶昭不断回忆着和表妹之间的过往,却发现自己错了,幼年时青梅竹马,少年时痴心等候,而后深情不悔,到底都被自己辜负了。

  爱哭鼻子的表妹,撒娇的表妹,生气的表妹,深情的表妹,她以后都看不到了。

  叶昭难忍心中悲痛,五指扣住柳惜音的手抚上自己的脸庞,口中哽道:“惜音,你睁开眼看看我好不好,是我不好,你怎么惩罚我都行,你醒过来啊!”

  说这说着叶昭便泣不成声,“你不是喜欢我吗?我带你走,你醒过来我就带你走……”

  然而不管叶昭怎么恳请,惜音仍是一副睡着了的样子,没有给出丝毫回应。

  叶昭只觉得胸口闷闷的,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突然“噗”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然后就陷进了无尽的黑暗中。

您可能还喜欢的
最新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