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新闻 > 历史文化

  于是元颢给梁武帝的上奏,就变成了河南河北已定,只有尔朱荣未服,陈庆之能够独自擒。

  援兵不至,洛阳城中“南兵不满一万,而羌胡之众十倍”,不待尔朱荣来攻,情况已经十分危险,副将马佛觉得陈庆之功高震主,劝他不如乘自己威震中原时,杀掉元颢,据于洛阳,建千载奇勋。陈庆之没有同意,因元颢曾封其为徐州刺史,就坚决要求回徐州就任。元颢却把梁武帝给搬了出来,要求陈庆之留在洛阳,陈庆之不敢再言,只有坐等丧败了。

  不久,尔朱荣会同元天穆、尔朱兆、尔朱世隆等,挟持孝庄帝,号称百万之众,大举进攻洛阳,与元颢相持于黄河沿岸,陈庆之率军苦战,三天中大了十一仗,敌军伤亡惨重。

  尔朱荣建不能得手,打算撤退,被部下劝止,就在这时,元颢率领的羌胡军溃败,元延明所部有闻讯而逃,河南诸城一时尽皆判降尔朱荣。败局已定,陈庆之只得削发落须,化装成和尚,从小路逃回了梁境,梁武帝因其功打,仍封他违右卫将军,永兴县候,而元颢不久即被北魏地方官擒杀。

  陈庆之为什么会败,一则军事上,他没有得到梁武帝的援军,队友元颢又是个猪队友,他的军队孤军深入,虽然打下了大半个北方,但问题他陈庆之打的是元颢的名义进军的,他是客军。元颢也不想做个梁武帝在北边的傀儡过度政权,自然要防备陈庆之。

  陈庆之即便再强,也不可能在一群不是自己人还防备自己的友军中打败尔朱荣几十万的大军吧。

  同时,陈庆之也不是一个政治家,他的军队也不是“吊民伐罪”义师,陈庆之就曾说过,他们一路杀来,屠城略低,实为不少,君等杀人父兄,掠人子女,亦可算矣。可以说,陈庆之的军队是十分残暴的。史学家吕思勉先生就曾说:此等兵,虽善战,亦不能定国也。

您可能还喜欢的
最新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