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新闻 > 历史文化

   陈庆之是南北朝时期一流的名将,但他一路势如破竹,以及最后功亏一篑,其实都与当时的大环境有着密切的关系。

  大通元年(527),陈庆之随大将曹仲宗伐北魏涡阳城,魏遣征难将军元昭马步军五万来援。前锋进抵距离涡阳四十里的驼涧。陈庆之欲率军迎敌,大将韦放提出反对,后陈庆之率二百骑兵,连夜奔袭,一举破敌,“魏人震恐”。

  陈庆之又迅速回军,与诸将连营而进,背靠涡阳,与魏军援兵相持。一年之内,双方前后作战数十百次,梁军师才老气衰,而北魏的援兵又源源不断地开来,并打算于梁军背后构筑营垒,前后夹击。

  主将曹仲宗等深恐腹背受敌,打算引军南撤,陈庆之杖节军门,力排众议,责备众将,一番大义凛然的言辞,以及其豪迈的气概,打动了诸将,大家猜打消了班师的念头。

  不久,魏人以犄角之势,筑成了十三座城池,“欲以控制梁军”,陈庆之衔枚夜出,攻破四座城池,北魏涡阳守将王纬恐惧求降,魏人剩下的九坐城池中,兵力犹颇雄厚。于是韦放选了三十几名魏军降卒,命他们分赴九城,报告败讯,陈庆之率领大军,“陈其俘馘,鼓噪而攻之”,魏军九城皆溃,梁军乘胜追击,城中男女三万余口弃甲投降,负隅顽抗的魏军斩杀略尽,尸体塞满河中,涡水为之不流,梁武帝闻报大喜,亲颁手诏嘉奖陈庆之。

  大通二年(528),北魏继破六韩拔陵起义后,葛荣起义军又席卷河北,北魏大将尔朱荣将执政的胡太后及三岁的幼主元钊沉于黄河,另立傀儡元子攸为帝,即孝庄帝。尔朱荣又以祭天为名,将北魏朝官二千余人诱至换个号边,全部围杀,史称“河阴之变”,在一片混乱之中,魏北海王元颢投奔南梁,并请示梁武帝立其为魏王。武帝满口答应,并派陈庆之率兵七千,护送元颢北归。

  一路上,陈庆之斩关夺隘,势如破竹,进至睢阳,魏守将丘大千有军七万,是梁军的十倍,分驻九城以拒,陈庆之挥师猛攻,从早晨一直杀到哪黄昏,攻陷了三座城池,丘大千只得投降。于是,元颢在睢阳即位称帝,改年号为“孝基”。

  而就在这时,魏征东将军元晖业率军两万来救,进屯于梁郡的考城。这考城四面临水,守备严固,陈庆之命部下浮水筑垒,将其一举攻破,生擒元晖业,缴获辎重车七千八百余辆,军姿器械无数,又打了一个漂亮仗。元颢加陈庆之为卫将军、徐州此时,命其引兵面西,直趋魏都洛阳。

  进抵荥阳时,北魏大将杨昱拥有众七万,抗拒元颢,陈庆之攻之未拔,元颢派人劝降,也被杨昱一口拒绝,这时,北魏大将元天穆,尔朱兆率领的援兵又源源不断地朝荥阳开来,旗鼓相当,声势浩大,梁军前有坚城,后无退路,敌人援兵又已经开到,处境极其险恶。

  陈庆之在战前又做了一番慷慨激昂的鼓动,军势大震,梁军人人死战,最终一举攻克荥阳,活捉了杨昱,片刻功夫,元天穆、尔朱兆的大军一举将荥阳团团围住。好险!

  陈庆之乘旺盛之士气,挟拔城之余威,率三千骑兵,背城逆战,大破魏军。元天穆,尔朱兆单骑逃脱,梁军大获全胜。

  接下来,陈庆之攻破虎牢关,魏都洛阳无险可守,孝庄帝元子攸北逃并州,魏临淮王、安丰王率百官,封府库,备法驾,迎接元颢入城,黄河以南地区,几乎全被梁军控制,元颢改元建武,大赦天下,封陈庆之为侍中,车骑大将军,增邑万户。

  可是元颢进占洛阳后,却认为是“天命有归”,骄傲自得起来,整日整夜地饮酒作乐,不复视事,他宠幸的一批近习小人则干扰政务,对百姓横征暴敛,弄得朝野失望,他当初是梁武帝所立,只是因为北方事难未平,还得依仗陈庆之的兵力,才暂时没有发作。陈庆之心中有数,暗中防备,启奏元颢,想要向梁武帝求兵,然而却被元延明横加阻挠,认为陈庆之出兵数千,已经难于控制,如果在增加他的兵力,还能为其所用么?

您可能还喜欢的
最新信息
返回顶部